不喵

至今,我常觉得心中有一种不适,却又弄不清楚它究竟是什么,只得忍耐。现如今我又莫名紧张,害怕这只是自己的一种无病呻吟。
想至如此,又开始笃定,但不知要笃定些什么。在心里小心翼翼的描述着言辞,但不知是想给谁,说给谁。
都说人做一事总是有他自己的原因,那我呢?我笃定、我幻想、我忍耐,又是为了什么?
只得无言,默默地将心事放下,去面对现实种种“危机”好了。
另:从今天要开始努力,不准无病呻吟
2017/02/04
zyz

评论(2)

热度(1)